当前位置:索普资讯>社会>故事:刚死了儿子孙女又失踪,陌生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吓得他腿发软

故事:刚死了儿子孙女又失踪,陌生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吓得他腿发软

发布时间:2019-11-08 15:13:06   人气:1703

死去的儿子和孙女又消失了,陌生电话里的声音吓得他双腿发软(1)

他心不在焉地回答:“我来自隔壁的S市。”

杨涵予:“对了,我从森林公园回来的路上看见林队长了。你没有和他一起处理这个案子...哦,是的,你在燃烧,我很困惑!你还有别的案子吗?”

祁雨用手撑着滚烫的额头,透过后视镜盯着后座——好像有抓痕。

他说:“呃...事实上我...不是警察。”

杨涵予惊讶地转过头说,“你不是警察吗?但我觉得你长这样,显然是警察的气质!”

祁雨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心里在想——这辆车好像没买多久,前排那么崭新整洁,后座怎么会被刮伤呢?杨涵予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恐怕除了他的同事和学生,没有人会坐在他的车里。谁会抓住他?

“齐警官,你在想什么?”

突然问道,祈然打了个寒噤,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车内后视镜,却是对着杨涵予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眼睛。眼睛冰冷阴沉,仇恨似乎持续了多年。两只眼睛在镜子里相撞,似乎从彼此的眼睛里读到了什么。

祁雨用右手扶住车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深呼吸几次后,他说,“前面是医院。停在这里。我就去急诊室,自己挂点水。”

杨涵予没有回答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没有动,但他的脚毫不犹豫地踩下油门,带着呼啸的风直接穿过医院...

祈向不再掩饰自己的疑惑,皱着眉头转身盯着杨涵予。

我看见杨涵予盯着前方,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用左手摸着口袋,吐出两个字:"很多东西。"

凭着多年刑警的直觉,齐国知道杨涵予多半是安在涛的刀。

即使我不想承认,祁雨也必须在这一刻面对它。他必须想办法逃跑,或者坐在这辆密不透风的车里,他打不过杨涵予,所以他必须做一只坐以待毙的鸭子。

当杨涵予从口袋里抽出刀手的那一刻,祁雨用尽全力,一拳打在杨涵予的脸上,然后一只手抓住刀手,另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按下中央门锁。听到“咔”的一声后,祁雨放开了杨涵予,转身扣上门,毫不犹豫地跳了出来...

在地上滚了几圈后,祁雨麻木疼痛地站了起来,双手跳过中间的栅栏,跑到对面的人行道上。

他知道杨涵予肯定会用他的车撞他,所以他不得不跑进一条狭窄的小巷。

果然,杨涵予一点也不在乎他的车。他撞上护栏,一边开车一边向上走...祁雨灵活地闪了闪,冲进一条小巷。由于烧伤,他的脚又软又晕,差点撞到墙上。

林伟阳接到局里的指示,先从破招待所回来了。

在回来的路上,林伟阳给祁雨发了很多信息,但是祁雨没有回复。他迷惑不解,直接拨通了号码。

电话响了,但是没有人接。

林维扬心中的那种不安又慢慢地上升了起来,他的第一反应是不管祈向怎么了,孙子平时连洗澡都可以接电话,这会儿是怎么回事?

他连续打了几次电话,但没有人接同样的电话...林伟阳的不安瞬间达到了顶点。

他要求他的同事先回车站。他开车去了路边齐雨的家。

如果孙子说他不接电话是因为他睡着了,他就剥了皮做人馒头。

……

祁雨一直往前跑,他的破手机一直在响,但他不能接。杨涵予正在追他,手里拿着一把明亮的折刀。

他呼出的每一口气都感到头晕和热,但他的步伐从未停止过。

他想,他是一个死了一次的人,如果他再死一次会怎么样,但是他必须找一个机会把这一切告诉林维扬,对于这个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的小女孩来说,每分每秒都可能关系到她的生存。

他突然绊倒了,心中升起一种绝望的感觉——他母亲的心真的筋疲力尽了,他已经陷入了死胡同。

他挺起胸膛喘了几口气,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最后拿出他支离破碎的手机,和林维扬一起打开了对话框,按下了语音键:

“林伟阳你听我说,抓住杨涵予,他就是绑架吴瑶的人,你别问我你怎么知道的,我没时间告诉你...咳咳...派人去找吴瑶,尤其是森林公园,动作要快,我不确定吴瑶是否还活着...杨涵予过去在第二医院的一个小古巷里,过来……”

他没有结束他的演讲,因为杨涵予已经到了。他看着自己成功的语言传输,把手机直接挥向杨涵予的脸。

杨涵予扔得很准,举起手捂住鼻子。祁雨说着,整个人冲过去踢了杨涵予的脖子。

他没有忘记格斗和捕捉的技巧,但这都是由物理记忆支撑的。他也可以使用他的技能,但是如果他想说体力,他基本上没有。

程序很好,但是硬件设施不符合标准。

然而,这足以支撑齐雨一段时间...齐雨认为他在过去三年里没有发挥的所有力量今天都会耗尽。

……

林伟阳很担心。他突然收到了齐雨的语言信息。听到这个消息后,他脸色变白,颤抖了几秒钟,然后给了司机一个新地址。他立即给朱子贵打了电话。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秭归,带人去森林公园找吴瑶。我们需要找到未开发的地方以及其他有黄壤的地方...今晚每个人都得加班,整晚都找吴瑶。”

挂了电话,林伟阳无力地瘫倒在椅背上,虚弱而略带哭腔地骂了一句:“给你个混蛋气……”

10

可能是在前线,以三年内爆发的高烧之气来挽救所有的力量,愣是把杨涵予打得遍体鳞伤。

他的游戏风格是由公共系统训练的,这比杨涵予的街头流氓式的狂野游戏风格要有效得多,但这并没有给他太多的优势。

祁雨的脸和脖子都擦伤了很多,他的嘴唇也不知道在哪里打血,他全身因为发烧而酸痛无力,他碰到的地方也感到灼痛。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废人,甚至以前都不是废人。

他想再拖杨涵予一会儿,警察马上就到,就一会儿...但是身体一直没有听他说话,只见他双腿一软,膝盖“咚”的一声撞到地上,整个人都摔倒了。

杨涵予扔掉手里的刀,露出一丝略带残忍的微笑,然后整个人骑在祈向身上,双手放在祈向脖子上。

娘的,还不如直接用刀刺死!祁雨下意识地想弯下腿,但他被压住了,动弹不得。他的手不停地抽,但他没有力气举起来...

祁雨心不在焉地想,恐怕今天我得在这里交代了。林伟阳的孙子这次欠我一个大人情。下辈子,孙子一定是老子的牛和马...

就在这时,祁雨听到不远处一声“砰”的一声,然后杨涵予一脸痛苦地从他身上滚了下来...

他转过头,模模糊糊地看见林伟阳站在小巷的入口处,双手握着枪,还在开枪。又转头看着杨涵予,这个混蛋正抱着他流血的小腿扭得像条泥鳅。

听到林伟阳走近的声音,齐雨才笑着说道,“你叔叔!你能再慢一点吗?”

林伟阳放下枪,冷冷说道,“我得一个个找这么多小巷。谢天谢地,当你撞到林门的时候,你能把你从屠宰场拉下来!”

林伟阳本想直接铐上杨涵予,但当他看到祁雨的伤口和嘴角的血迹时,忍不住走到杨涵予跟前补脚:“我是一个仙板!”

祁雨说:“你派人去找吴瑶了吗?”

“发送……”林伟扬打了个凉,弯下腰,铐上杨涵予,又用手背探了探额头,“我说你操什么闲心?把一块猪肚放在头上,你很快就能喷出油来。救护车到达时,你必须上车!”

祁雨:“…”

11

最初,林维扬的人搜查了森林公园,但没有找到任何人。相反,当吴季承听说绑架者是杨涵予时,他很惊讶。然后他握手说:“他会吗...埋葬姚明?”

直到那时,所有的人才在森林公园后面未开发的荒野中挖掘出了吴瑶,这是值得一试的。吴瑶被装在一个木箱里,脸上布满了血迹。我不知道他将来是否会留下伤疤。

杨涵予包扎好腿上的枪伤后被带进审讯室。

林伟阳坐在他对面,冷冷地看着他,道:“双桥村...这个村庄在十多年前因为水库的修复而被拆除了?每个家庭都搬到了另一个地方。据我所知,你父亲和你,吴季承和吴陶琪都来自双桥村。”

杨涵予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说,“是的。双桥村住在荒地里,每个家庭都很穷。吴家是我们村最富有的人。

林维扬:“你们两个家族之间有什么世仇?”

“不是我们两个家庭,是我。我对他吴家有个人恩怨。”

林伟阳等着他说下去。

“二十年前,我才十岁。我有一个妹妹,名叫杨思雨,比我小五岁。生下她后,她的母亲和一个外国人私奔了。她的父亲不可靠,整天和一群坏蛋混在一起。他更喜欢男孩而不是女孩,尤其不喜欢他的妹妹,但事实上她很可爱。

我每天都带着于斯,用粪便拉她,和她玩耍,喂她吃东西,但是我家很穷,没有好吃的。

一天,吴季承来我家喝一杯。我从门后的角落听到的。我父亲打算把于斯卖给吴家。我哭着跑了出去,恳求父亲不要卖掉我妹妹。但是吴季承告诉我,他家有钱,我姐姐过去生活得更好。我也这么认为,然后他什么也没说。

我经常去吴家看于斯。起初很好,但后来我慢慢发现于斯似乎被打败了,吴季承的儿子吴陶琪奇怪地看着我,似乎不想让我见我妹妹...那时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现在我明白了。他们可能希望于斯成为童养媳...林警官,你感到惊讶吗?那时候,已经九年多了,还有这样一件事。"

林维扬点点头:“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

杨涵予苦笑:“在你温室里长大的花骨朵可能永远也不会明白‘在荒地里不守规矩’是什么意思。”

林伟阳觉得自己不是温室里的一朵花,但他比杨涵予快乐得多。他问,“后来发生了什么?”

“以后再说...哼,后来于斯生病了,应该是肿瘤,我请吴季承带她去看医生,然后没能把她还给我,我会想办法的,但是他们拖着,似乎觉得对一个女孩来说花这么多钱不值得当...

后来,我姐姐去世了。她离开时才八岁。当我知道这件事时,他们已经把她埋了...第二天我偷偷跑到她的墓地去看她。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林伟阳很配合地摇摇头。

杨涵予说:“我妹妹连棺材都没有。她被直接埋在土壤里。他们随便挖的坑太浅了。我姐姐的尸体被野狗挖出吃掉了...我看见她没有任何人形!”

他兴奋起来,红眼睛发抖。林维扬看着他,给他倒了杯水,说:“但吴瑶是无辜的。”

杨涵予:“吴季承也应该感到失去亲人了!”

林伟阳不想和他废话:“你父亲和吴陶琪之间的车祸怎么样了?这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那纯粹是报复。”杨涵予说:“直到上个月我搬走后,我才偶然遇见吴季承。那时,那个恶心的老人在我们学校门口骚扰女学生。就在这时,我愤怒了这么多年的愤怒突然出现了。

那天我无缘无故地非常想念我妹妹。十多年来我从未这样想过。我姐姐是由我养大的。她是我唯一的亲戚。杨胜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那时,我才事后意识到,我唯一的家人已经走了,一种叫做“仇恨”的东西已经晚了十多年,才开始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林维扬:“这就是为什么你要绑架并杀害吴瑶来折磨吴季承?”

杨涵予点点头,继续说道:“那天我和杨胜共进晚餐,当我难过的时候,我提到他卖了我妹妹。我们大吵了一架,他从碗里摔了下来,离开了。我知道他喝得太多了,但不幸的是他没有阻止他开出租车回去...谁知道这是如此巧合,他杀了吴季承的儿子。”

林维扬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双手紧握在一起,看起来像一个穿着普拉达的魔鬼。他说:“虽然你绑架和伤害吴瑶的原因无法原谅,但我能理解你对你姐姐的感觉。但是,祁雨和你有什么仇?你为什么要杀他?”

杨涵予陷入恍惚状态,最后苦笑着说:“齐警官太聪明了...我真的很想带他去医院,因为一开始他觉得不舒服。我不认为他一上车就发现我的车有问题。我知道他怀疑我...也许不是,但他肯定已经是我了。我别无选择,只能杀人。”

林伟阳皱着眉头有些不舒服。

“但是齐警官很好。除了身体不好,他还具备一线警察应该具备的所有素质...我想如果他真的是一名警察,他一定会成为一名好警察。”

林伟阳想:你还是有必要说,三年前,他可以让你跪下来叫爸爸。

12

齐雨出院的那天,他刚刚回家。他屁股还没热,门铃就开始疯狂地响了起来。

门一开,林维扬就毫不客气地冲进来,换上鞋子,把一个盒子塞进怀里:“给你。”

什么事?祁雨拿着盒子看着它。他发现那是一部新手机。他看着林维扬说:“你是想背着我从海里赚钱吗?”

“这是我欠你的!”林队长给齐来了一拳,“你知道你为什么回来吗?当你下楼去买一道菜时,你能遇到一个嫌疑犯吗?这是因为你的嘴失去了运气。”

祁雨很少反驳它。他打开盒子,微笑着说,“好吧,你,你是绝地皇帝。这部手机...谢谢!”

林伟阳盘腿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苹果,啃了下去。作为客人,他没有意识到:“哦,对了,快点收拾你的房间。我们队里的那伙人很快就会到了。”

“他们在这里干什么!”祁雨吓坏了。

“来看你!我们的主任也想来,但是当他是一个中年人和老人的时候,他感到不好意思并且停止了来。

祁雨不安地看着天花板说,“这是不允许拆掉我的房子……”

林维扬:“所以,快点把你所有的脏光盘藏起来……哎哟!”

祁雨踢了他一脚,批评道:“你只有一张没看过的小光盘!”(作品名称:深夜:落下的樱桃)。作者:我来自东方。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河北快3 广西11选5 快乐十分钟投注

<

© Copyright 2018-2019 emocion7.com 索普资讯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