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索普资讯>>盲人歌手郑剑泽的音乐之路

盲人歌手郑剑泽的音乐之路

发布时间:2019-11-06 13:52:06   人气:4919

2019年“听得见的好声音”视障声音表现培训课程,图片右侧最后一行是郑建则。刘戴奇

“他们下舞台时非常激动!上校说你没有骗我,下面真的有很多观众……”这是一场正常的演出,聚光灯亮着,观众热情高涨,唯一的区别是舞台上的歌手都是瞎子。

作为此次“倾听美好声音”活动的首席导演,深圳志愿者艺术团团长蔡倪健表示,盲人朋友实际上比普通人更敏感,也更有真情实感。

首届“听觉好声音”视障声音艺术活动由深圳青年活动中心和深圳盲人协会主办。“视障者主要通过声音和听觉感知外部世界。他们中的许多人喜欢大声朗读、声乐和乐器,并渴望接受专业培训。”深圳盲人协会副主席俞管斌也是一名视障人士。他说这一次有20名试镜候选人,包括盲人按摩师、钢琴调音师和业余演员,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接受过专业培训。"这可能是每个人从业余表演过渡到专业表演的开始。"

无论晴雨,我都不知道我打了多少电线杆学钢琴。

郑建则是蔡倪健的盲人朋友之一。“我18岁时,左手受伤并骨折。那是我生命的尽头。音乐把我带了出来……”

2010年,郑建则在家养伤。走在路上,他突然听到吉他的声音,用他的话说,这似乎是命中注定的。“那是一家钢琴公司。有些人在弹吉他。我不知道那是吉他,但我只是觉得它很好听。”

郑建泽回忆说店主说他可以在店里学吉他,但是当他注意到郑建泽是盲人时,他犹豫了。“我想我碰过他。”郑建则说,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演奏了一首老人教的简单曲子,并在店外唱了一首歌,吸引了数十人聆听。

回忆那些日子,郑建则笑着说,自从他买了吉他,他就来到钢琴公司学习风雨无阻。“走20分钟需要一个小时,我不知道我在路上刮了多少摩托车,撞了多少电线杆,”于是他走了过来。

音乐充满了神奇的物质。一首歌的旋律可以爬过心灵的墙,将情感传递给世界。这让郑建则越来越着迷。

"我想我通过音乐找到了自信。"郑建则说,音乐不仅能带来个人快乐,还能带来朋友的欣赏和收入的提高,即使它并不稳定。

将街道视为舞台,四处寻找梦想。

决定走音乐之路后,郑建则不满足于只学吉他,还找了一位声乐老师兼作家来教。为了挣学费,他向表弟借了600元,买了一台手提箱式立体声音响,并开始当街头艺人。

"这条路不容易,但除了音乐,我真的没什么可走的。"郑建则有理想。他希望他能继续学习,离开家乡去听外面的世界。

在旁观者眼中,十分之九的盲人在街上“乞讨”。郑建则说,“我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我。许多人埋葬他们的梦想,因为没有舞台。我不想这样做。”郑建则当街头艺人的第一天,只挣了30元,“相对来说很难”。

慢慢地,随着学习和练习,郑建则在家乡获得了一些名气。他去了广场、酒吧、餐馆,并搬到了各个城市的舞台上。

在音乐学习的第五年,郑建则决定和一群街头艺人在江苏演出。这是他第一次出城。他的祖父非常担心,所以他吓了他一跳:“你是个盲人,出城不方便。如果你被坏人骗了,你会怎么做……”

他笑着说他也害怕。“即使发生这样的事,我也不会责怪任何人。这是我的选择。”他说,离开家,即使你赚不到钱,你也不会把钱花在家里,这也被认为减轻了家庭的负担。

总有一天会有更多的人听到我的歌。

这一次,郑建则听到朋友们说深圳有一个针对视力障碍朋友的培训和表演活动。他报名了,通过了试镜,来到深圳接受训练,最后走上了“听到好声音”的舞台。"我想加油,抓住每一个机会,也许这是人生的转折点."郑建则说道。

然而,蔡倪健和培训教师在盲人培训中遇到了一个难题。“我们已经训练了自闭症、脑瘫...但是他们都能看到。视力受损的朋友看不到老师的表情,找不到腹部在哪里,也不知道如何说话。”

“他们非常沮丧和紧张。我只是想,我不能放手。”因此,在训练的第一天晚上,训练开始了。几个人一组,躺在椅子上,老师一个接一个地向学生指出——隔膜在哪里,要用比呼吸大得多的力来发声,稍微调整一下,一遍又一遍地感觉,收获日益增加。

与郑建则一起,19名视障朋友也参加了培训和表演。"我和他们相处得很好,就好像我还是个孩子,一起排练,一起打闹,一起开玩笑。"在训练的最后一天,郑剑泽说他非常沮丧,不愿意放弃他的同伴。

“盲人经常因为各种原因而把自己关在门外,但是音乐和艺术确实是吸引视力受损者离开他们家的好方法。”这是蔡倪健参加训练和表演后最深的感受。

培训结束后不久,首届“听得见的好声音”视障音响表演在深圳青年活动中心的大舞台上举行。

表演在室外举行。天黑时,现场灯火通明。虽然场地不大,但现场不仅挤满了观众,许多市民也听到了从后面传来的声音。

“那天他们下舞台时非常兴奋!上校说你没有骗我,下面真的有很多观众……”回顾演出当天的情景,蔡倪健总是很感动。

「这项比赛将于未来每年举行,为盲人创造一个20至30人永久席位的专业艺术团队,并引入比赛机制,取代会员,参与公益表演及半商业表演。」余管斌说,在未来,盲人朋友将有机会参加更系统的培训。他们可以选择加入深圳市残疾人联合会成立的盲人艺术团,进入社区、企业、养老院等场所,用自己的声音为社会服务。

“有一天,我会写我自己的原创歌曲,这样更多的人可以听到他创作自己的歌曲。”郑建则说道。

何雪峰、刘戴奇编剧,黄伟统筹

<

© Copyright 2018-2019 emocion7.com 索普资讯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