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索普资讯>社会>侯建川:麻油灯下的“皮影新梦”

侯建川:麻油灯下的“皮影新梦”

发布时间:2019-10-24 18:25:52   人气:4934

来源:吕梁新闻网

在孝义,有一首民歌是这样唱的:“五英尺屏幕灯,七紧八慢播放一班。哦,哈哈哈,一声大叫,老哈曼,哈哈,孩子们哈哈”民歌描述了当地皮影戏的表演场景:唢呐、锣鼓和胡琴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不时有歌剧的声音用当地的曲调唱故事。白麻纸贴在窗上后,演员们熟练地操纵着皮影戏,一双灵巧的手可以调动成群结队的部队,几个竹竿戏法中人物的喜怒哀乐生动地展现出来。观众、七八个孩子和一群老人不时被逗乐,抬头大笑。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孝义皮影戏的继承人、山西省一流民间艺术家侯剑川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童年的。在那些日子里,每当家里有节日或快乐的事情,孝义当地的人们都会邀请皮影戏团来表演取乐。

侯剑川生于1961年。从小,他就喜欢皮影戏,并逐渐与皮影戏形成了不解之缘。自那以后,他投身皮影艺术已有20多年,并开始挖掘、整理、继承和发扬这一民间艺术和非物质文化遗产。

1974年,侯剑川被孝义中学文学艺术班录取。他于1976年6月毕业,被分配到孝义万婉强剧团。通常由于需要剧目或人手短缺,他以不同的角色客串演出。后来,他成了观众席的主任和副主任。经过多年的实践和努力,他成长为一名集编辑、指导和表演于一身的全能演员。

侯剑川与皮影戏的真正联系是在1990年。那一年,他有幸参加了中国戏曲学院组织的第一届导演研究高级班。当时,他的导师是李子贵先生。对侯剑川来说,那项研究是一笔财富。阿甲、郭汉城、刘厚生等著名戏曲大师亲自教学生。侯剑川认真听着,每堂课都认真记着。

学习期间恰逢纪念惠班抵达北京200周年。白天,侯剑川会先去教室听专家讲课,晚上他会在各大剧院里跑来跑去,观看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剧目的精彩表演,充分欣赏不同风格的著名艺术家的演唱和表演,学习各种歌剧的艺术精髓。“这项研究使我深刻认识到继承和发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艺术的重要性。回首家乡的皮影戏、木偶和碗腔艺术,我觉得自己肩负着巨大的责任。”从书房回来后,侯剑川下定决心让孝义的民间艺术“走出去”。

在北京学习后,侯剑川直接去了孝义皮影第七代继承人老先生吴海堂的家。针对民间艺术家的生存现状和艺术传承的紧迫性,他写了一份建议书,提交给孝义市委、市政府,希望能帮助老艺术家尽快解决他们的生活困难,让老艺术家们可以放心地把孝义祖传的纸窗、皮腔和光影戏传给下一代。他的提议很快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孝义市政府决定每年定期给老艺人发放生活补贴,以解决老艺人的后顾之忧。

2004年,孝义市的一位私营企业家和山西艺术学校在孝义联合成立了“孝义市艺术学校”,侯剑川担任教育主管。为了完成使命,他在学校组织了技艺独特的老皮影艺术家和喜欢皮影艺术的年轻学生,创办了孝义皮影艺术中心,并开始开展皮影表演、皮腔表演、皮影工艺雕刻等专业培训工作。几年来,新生在皮影戏雕刻、操作技能、皮唱、乐队表演等方面有了新的突破,并逐渐开始独立承担表演任务。

2007年5月,第三届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在中国深圳举行。最后一站侯剑川以自己的房子为抵押,借了7万元,带着老艺人和一群学生去了集市。正是这场表演为皮影戏打开了舞台。

自2008年以来,孝义皮影戏一直在全国巡回演出,并获得了许多奖项。2010年,北京农博会演出后,非物质文化遗产孝义皮影戏受大同市政府邀请落户云冈,正式进入国际旅游景点,并开始市场化运作。

“孝义皮影戏现在有二十八个后代,都是年轻人。老艺术家越来越老,没有体力和精力到处表演。迫切需要向年轻人传授他们的技能。然而,学习皮影戏的年轻人现在有所担忧,因为他们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他们说他们继承了传统文化,但没有正式地位。”侯剑川对皮影戏的发展和传承有很多担忧。

说到皮影戏的收入,侯剑川焦急地说:“我主要依靠自己的晋升,基本上没有门票收入。在北京演出时,只需一天时间就能保证1000元的演出,这仍然是一个相对较好的情况。”然而,为了发扬这种艺术,他们坚持用牙齿。

2016年,“孝义皮影”受邀参加在美国圣何塞举行的世界非物质文化表演,一举获得金牌,成为美国德拜艺术家协会成员。2017年,侯剑川受邀与孝义皮影戏和木偶戏在荷兰演出。他进入荷兰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受到当地学生和家长的广泛欢迎,并受到荷兰驻华大使的高度赞扬。同年,侯剑川与有关部门联系,参加了深圳市残疾人联合会开展的残疾人非遗产技能培训,在深圳市光明区启动了学习皮影表演和肢体残疾人雕刻技术的中小学培训进程。2018年,侯剑川受深圳市人民爱残综合服务中心邀请,对该中心的智障学生进行康复训练,培养了一批喜欢皮影艺术的残疾学生,受到学生们的广泛好评。2019年,侯剑川在智障学生培训的基础上,重点培训了一批自闭症青少年。经过一段时间的皮影戏表演和雕刻活动,孩子们实现了心灵的统一,动用了大脑,与手、心、脑配合,增强了肢体的运动能量,有效缓解了大脑紧张、思维单一、眼睛呆滞的问题,自闭症儿童再次从皮影戏艺术中认识到自己,看到了生命的曙光。

无论你去哪里,都要带上皮影戏,无论你去哪里,都要宣传孝义皮影戏。2018年,孝义皮影迎来了又一个重大转折点。成功申请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人才培养项目,让苦苦挣扎的孝义皮影艺术再次看到发展的曙光。根据国家艺术基金的相关要求,侯剑川特别邀请国内知名专家学者给予指导。他在师资、学生选拔、教材、设备、材料等方面做了详细而周密的规划和安排。培训活动丰富多彩,深受社会各界的欢迎。“在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的报道表演中,我们恢复了孝义皮影戏《霍焰山》的古老传统,这个传统已经失去了很多年。这不仅为孝义皮影戏的不断传承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也为拓展孝义皮影戏的社会影响力探索了一条新的途径。”侯剑川说道。

孝义皮影戏(Xiaoyi Shadow Play)是一款纸窗皮影戏,以芝麻油灯衬亮子和6 (30cm x50cm)麻纸糊窗户为屏幕,以简洁的胡琴、唢呐、明亮的锣和25眼的演奏口音,形成独特的皮腔皮影戏。

现在,作为继承人,侯剑川更懂得如何发展这项古老的技艺。它不再像“点亮芝麻油灯”和设置屏幕纸那么简单。相反,他需要整合杜比全景音响技术、3d视觉效果和8k拍摄技术等现代声、视觉和灯光技术,让孝义皮影真正融入时代,进入广大观众的心中。2019年6月,由于侯剑川的努力,孝义皮影在澳门皮影协会的网络平台上推出了“孝义皮影在线”计划。它用中、英、葡三种语言向世界传播孝义皮影艺术,每天三分钟,90天。为孝义皮影戏的未来发展打开了新的基地,也为孝义皮影戏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打开了新的篇章。

<

© Copyright 2018-2019 emocion7.com 索普资讯 .All Right Reserved